在线留言 / 收藏本站 / 分享我们:  
 
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能源新闻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能源新闻

风电“抢装”疯狂 设备商“坐地起价”

发布时间:2019-10-28

平价上网前夜,风电行业可谓是“喜忧参半”。

受“抢装潮”影响,2019年风电市场再次迎来爆发,设备制造企业业绩呈现周期性增长,无不赚得盆满钵满。而相比之下,下游的项目投资商却因设备价格高涨、抢工期“遇阻”等问题而苦恼。

穿过这一波热潮,未来风电市场即将抵达何处?多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平价上网之后,风电市场规模并不会出现大幅萎缩,仍会保持平稳、可预期的发展趋势。与此同时,风电也将快速回归电力本质,进入电力市场化的新时代。

设备厂商的狂欢

平价前夕,风电市场新一轮紧张的抢装潮再次风起潮涌。

而引起这一现象的正是今年5月2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该通知规定,2018年底之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0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底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1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

招商证券的分析报告指出,受此影响,运营商纷纷上调装机指引,原计划三年并网的项目必须在两年内完成,加速赶工并网以保住补贴电价。一个现实是,存量待消化订单与新招标订单叠加,预计本轮抢装装机量将显著高于此前。在设备供应端,供需总体偏紧。

在价格上,风电产业链端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市场俨然已经转变为卖方市场。据介绍,目前主流陆上风机招标价格都升至了3800~4200元/千瓦的高位,同比增长达15%。而行业下游,项目投资商给予整机商的预付款已经由10%提升至30%~40%。“交了预付款,才发货”。

此外,某风电齿轮箱制造商告诉记者,这个时间节点整个供应链都在抢装,业主催整机商,整机商催设备商。从今年4、5月开始,出货量持续增长,每个月都是满发状态,增长幅度达30%。

如此强势的市场需求,加之价格上涨,风电设备企业2019年三季度业绩迎来大幅增长。

其中,远景能源发布的业绩显示,2019年将持续保持高成长势头,预计全年风机交付将超过6.3GW,同比增长47%,全年销售额将会达到230亿元,增长42%。

由于政策刺激,出货量增加,运达股份(300772.SZ)2019年三季度业绩预计实现扭亏为盈。公司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00万~330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天顺风能(002531.SZ)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1~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1亿~5.7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0%~60%。对于业绩上升原因,公司称塔筒和叶片板块产销量较去年同期有一定幅度的上升,投资开发的风电场并网容量规模也较去年同期上升。

不过,对于当前风电市场的火爆程度,业内也有诸多担忧。某风电项目开发经理王石磊(化名)预测,这种高景气度也是暂时的,等明年下半年估计又是一地鸡毛。

开发商的苦恼

相比设备商,风电行业下游的项目开发商处境却苦不堪言。

“说白了,风能展就是设备展、订购会。今年大家赚得盆满钵满,一起聚聚。”10月22日,王石磊对正在举行的2019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这样淡然评价。

在他看来,抢装潮影响下,设备价格已经变得有些不寻常。“这种疯狂上涨已经大大影响了投资企业的初始投资成本,直接影响电场收益。”王石磊说。

此外,由于上游和中游设备厂商“坐地起价”,项目投资商给予整机商的预付款已经由10%提升至30%~40%,现状显得尤为被动。

近日,协合新能源(00182.HK)行政总裁余维洲也公开坦言,称“目前公司全部都去催货了”。此外,他还对比光伏价格直言,“如果明年风机价格不降,就转到光伏了。”

而对于一直为行业诟病的抢装潮,业内认为,“目前行业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商业逻辑,商业逻辑一直是靠国家补贴撑起的,某种程度上行业没有形成一种共生生态。”

除了价格波动等不利因素,正在制定中的“十四五”规划也给开发商添了不少烦恼。

一位来自央企的风电项目开发商李文勇(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各地生态红线增加、自然保护区增加、核准电价都要求核准项目快速建设按期发电。但目前一些镇、县、市都在编制最新的“十四五”土地规划,一旦项目与之发生冲突,很多手续都需要变,甚至要重新走流程。

“我们一个项目原核准的20个机位,生态红线影响11台,剩余9台机位所有手续都必须做变更或重新办理,项目收益肯定受影响,甚至盈利变亏损了。”李文勇无奈地说。

“市场上大概有7000万(千瓦)的项目等着明年年底前吊装并网,不过整机供应链、吊装、运输不足以支撑。”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建议,像风资源比较好的地方,可以考虑转成平价项目。

平价挑战与未知

平价上网一直是风电行业努力的目标和方向,当下这一时代帷幕已徐徐拉开。而过渡到平价时代,风电市场“盘子”、消纳、回归电力市场等问题都成行业关注的焦点。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李俊峰认为,过去十余年风电行业实现了规模化、高速度发展,时至“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将由高速度向高比例发展,并且要由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

业内也纷纷看好抢装潮过后的风电市场。中车株洲所风电党委书记、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高首聪认为,平价之后,对风电产业来讲是一个利好,它将是一个逐步稳定、可预期的市场。

“我们(华能)肯定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近两年包括自主开发、并购等方式都会推进新能源发展步伐,坚定不移地调结构,并希望弯道超车。”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新能源事业部副主任张晓朝认为,平价上网之后,尤其今明两年抢装潮后不会出现断崖式发展,发展速度仍会保持平稳发展。

招商证券的分析报告指出,抢装过后风电长期需求有保障,特别是一些传统的能源类央企正在加大对风电的投资力度,预计未来国内风电装机有望超25~30GW。

对于消纳问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认为,这需要向市场机制要消纳空间,通过市场化交易来增加在整个固有的电力硬件系统条件下每年的新增装机规模,预计每年风光装机70GW以上是能够做到的。

与此同时,一个与可再生能源相衔接的电力政策也在发生变化。到2020年,我国已经实施了15年的燃煤发电标杆电价,将改成“基准价(当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电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而这无疑对于可再生能源补贴项目和平价项目都会产生一定影响。

10月24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纳入国家补贴范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上网电价在当地基准以内的部分,由当地省网结算,高出部分按程序申请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补贴。

而记者也发现,对于平价项目是否受浮动电价机制影响在上述文件里并未提及。不过,对于风电在未来电力市场中的竞争力,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只要可再生能源能够市场化全额收购,肯定能比火电价格低。”

毫无疑问,对于风电企业而言,进入平价时代行业必将面临的一个挑战是,风电将真正开启电力市场化竞争的时代。“倘若常规能源没了标杆电价,在不同能源之间仍存在竞争,或许还会有不同能源之间的竞价模式出现。”金风科技董事、总裁曹志刚预测。

文章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友情链接:
关注我们:  
 


技术支持:建站中国 www.jzzg.com.cn